充實人生的巨大希望

                    發布者:萬君發布時間:2022-06-21瀏覽次數:1399

                    充實人生的巨大希望

                      

                    ——在江西電大二十周年校慶大會上的發言

                      

                    徐效鋼

                      

                      作者簡介:江西廣播電視大學1982級校友,1969年入伍(年僅15歲),17歲為搶救國家財產、保衛群眾安全身負重傷,1976年退伍到廬山圖書館工作。作者歷經磨難,自強不息,從只有初中文化的一等革命傷殘軍人,成長為全軍英雄模范、全國勞動模范、中共十三大和十四大代表。歷任廬山圖書館館長,中國圖書館學會第三、第四屆理事會理事,廬山管理局紀委書記,江西省殘疾人聯合會理事長。

                    各位領導、各位老師、各位校友:


                      今天,我們在這里歡聚一堂,隆重慶祝母校江西電大建校二十周年,作為一個受電大培養和恩惠多年的學生,我感到無比的振奮和激動。

                    先,我執弟子禮,向二十年來辛勤執教的老師們、向關心支持電大教育的省領導們表示衷心的感謝!向我們雖然年輕但同樣是春華秋實,桃李芬芳的母校二十年華誕,表示熱烈的祝賀!同時也向同窗共載,情同手足的各位校友問好!

                    電大是隨著改革開放發展起來的、真正開放式的社會大學,而我們則是電大現代遠程高質量教育的最大受益群體。

                    再過三天,澳門就要回到祖國的懷抱,再過十三天,一個以現代信息為基本特點的新世紀即將開始,在這百年之交千年之際的偉大時刻,我們全體校友不能不對電大以遠程教育的形式,為我們的人生帶來的轉折,為我們的事業打下的堅實基礎,而充滿了感激之情。

                    人們常說我們這一代人生不逢時,長身體遇三年自然災害,讀書求學時趕上文化革命、可以工作了又碰到了上山下鄉,等到了改革開放,百業待舉,又首先感到的就是知識的不足,既沒有更多的對知識內容的掌握,也沒有必要的獲得知識的標志。生活的不公平,首先就在于接受教育機會的不均等。

                    當然我還有自己的特別的困難,在部隊救火受傷致殘,過去既無緣成為文革中工農兵學員,今天也無法成為恢復高考后一屆又一屆的幸運兒。

                    但我們所承擔的社會義務和所懷有的人生抱負,卻與所有有責任感的人們是一樣的。

                    正當我們祈盼無望、心意茫然的時候,電大的出現,特別是電大文科的創辦,為我走出知識的盲區、擺脫工作的困頓、獲得發展的動力展現出一派光明前景。憑借現代信息傳播手段,以遠程教育為特點的電大,也為社會教育的機會均等、為幾千年來有教無類的教育思想、提供了一種現代化的戰略性最佳解決方略,也為所有身列名墻之外的學子們,帶來了充實人生的巨大希望。

                    毋庸諱言,對我來說,電大的學習生活是非常艱苦的,但電大的老師們卻給了我莫大的幫助。

                    我十幾歲當兵,文化基礎很差,是在班主任張匡波老師的督促鼓勵下,我把一疊疊嶄嶄的散發著油墨清香的課本,反復翻閱成了一顆顆卷心菜;我的手指殘端夾不住筆,我就把筆桿壓在傷口里,練寫字,記筆記,寫作業。也正是在這種情況下,我得到了電大老師和同學們的更多熱情幫助和愛護。

                    當時我在廬山工作,每次考試要到九江。冬天大雪封山,是同學們攙扶著我一次次走過了被冰雪覆蓋著的好漢坡;夏天,山下的溫度幾近四十度,我因汗腺損傷不能出汗,是九江電大的王美麗等老師在考場上,一次次地為我送來冷水打濕的毛巾。電大的學習制度很嚴,三年來我再累再忙也沒有漏聽過一堂課,業余時間差不多是抱著那個磚頭錄音機過來的。

                    電大的考試和評卷制度嚴格的近乎于苛刻,我現在還能想起那些得了59分的同學望著成績單欲哭無淚的模樣。

                    嚴格的教育使我更加嚴格地要求自己,三年下來,我的視力從1.2下降到了0.5,后來連對面的熟人都看不清楚了,體重也從來沒到一百斤。不過我的學習成績卻日見進步,畢業時是班上唯一的所有功課平均都超過80分的學員,象外國文學課,我還考出了98分的好成績。

                    現實生活中是沒有“假如”的。但是在今天這樣一個喜慶的日子里,我卻想說關于電大和我的一些“假如”。

                    假如沒有電大這樣一種覆蓋地域廣大,充分開放,信息透明,寬進嚴出的教育形式,那么只讀過六年小學,掛了一個初中畢業名份的我,只得就可能在知識的海洋里盲目漂流,而在今天知識經濟的大潮中,則更要有滅頂之虞了;

                    假如沒有在電大打下的文化思想素質基礎、沒有老師們灌輸和要求背誦的那些美好詩文,那么只能愛江山不能愛美人的我,就可能永遠無法獲得一種美的審美觀念和情趣,那種紅袖添香夜讀書的美滿生活,也就可能只是一枕黃梁了;

                    假如沒有電大讓我在山川壑谷之間的斗室里心隨電波,思接千載,樹立起來的理想,信念和操守,那么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對我來說就只能是一個周易時代的古訓,在這些年的艱難困苦、風風雨雨之中,我就真正是既走不出傷殘的困境,也經不起成敗和榮辱了。

                    電大不但給了我知識,而且給了我作為人的尊嚴,從而為我提高思想政治科學文化素質、擴大社會活動空間創造了有利條件。

                    在知識和尊嚴的推動下我開始從一個原本生活不能完全自理,只是學會了為讀者端茶倒水的殘疾人,慢慢地成為了一個具有一定綜合素養的現代學人。

                    也正因為如此,作為電大學生,這些年我一直以自己畢業于電大而自豪,并且充滿自信地以電大人自居。因為我從自己學習和實踐中認識到:電大是知識與能力的連接器和放大器,電大是事業與成功的結點和紐帶。

                    電大畢業以后,我用學到的知識,努力運用到工作中去,在文獻整理。古籍善本書鑒定,地方史志研究,圖書館管理方面取得了一些成績,在人民日報和省以上專業刊物發表了幾十篇論文。

                    在廬山申報世界遺產的工作中,我擔任了廬山管理局申報副總指揮、宣傳組長。主持了《申報書》的撰寫工作,我領導包括三位副研究員在內的的專業人員,半年之中六易其稿,順利完成任務,通過了包括中科院院士在內的專家審稿,并且由建設部和中國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全國委員會報兩位副總理會簽后,送交聯合國世界遺產委員會。

                    在廬山申報期間,我還撰寫了申報宣傳提綱、背景材料、現場考察摸擬問答,兩部電視專題片解說詞和分鏡頭腳本。綜合改定了各景點說明等,文字總數達十幾萬字,得到了各級領導專家和社會群眾的高度評介,為廬山的申報成功作出了貢獻,為祖國為江西,也為我們電大爭了光。

                    在有關社會活動中,我也充滿信心地運用在電大學到的知識和本領,銘記著電大課任老師們如袁行霈.郭錫如、張志公等先生做學問要深、做人要實的教誨,先后在人民大會堂、中南海懷仁堂、北京大學、中科院、武漢大學、華東、華中、華南師范大學、中山大學、廈門大學、江西師大和南昌大學等報告或講學。湖南湘雅醫學院的師生們曾送給我兩句夸獎的話:學術上碩果累累,精神上惠及眾生。我則不謙虛也不自大地告訴他們說:電大就是我的北大、清華。

                    從1985年電大畢業以后的十幾年當中,在黨和人民的關懷信任下,我從一個一等革命傷殘軍人,逐步成長為中共十三大代表,十四大代表,全國勞動模范、全軍英模代表等。面對榮譽和組織的重托,我感到更多的是鞭策和動力,也常常充滿感激地想起電大教育對我們的重要意義。

                    如果說,電大教育是一片覆蓋廣袤的知識沃土,那么只要努力,即使我們象一顆顆散落無涯的草籽,也能在這片沃土中發芽、開花、結果!

                    祝各位老師、各位領導工作順利身體健康,祝各位老校友事業成功幸福歡樂,祝各位新校友刻苦努力,學有所成!祝我們的電大母校桃李滿園、青春永駐!

                    祝大家新年愉快,新世紀愉快、新千年愉快!(19991217)

                    全文引自徐效鋼贈予本館的專著《只緣集》


                    在线资源天堂www